施舍

我抱着他,使劲让他哼哼。我想我弄疼他了,因为他从我的腹部滑下,越过我的胯部,跪在石板路上。他穿着短裤,有那么一瞬间,我很担心他的膝盖。他费力地找到我的拉链,但我只是解开皮带,让牛仔裤掉下来。我想在风中感受我光溜溜的屁股,在湿漉漉的夜里感受我的小弟弟。

施舍 阅读更多 "